盛世魂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15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一向认为,这是刚发生在昨天的一个梦,掐着指头一算,原来你已经活了一千三百多年。这一千三百多个春夏秋冬,一千三百屡次生与死的轮回,你踏着汗青的风尘衣袂飘飘而来,走过了盛唐,走过了大宋,走过了杏花春雨江南,走过了铁马金风抽丰塞北,带着你一向的不可一世,一向的傲气实足,一向的无邪放纵,又醉酒捉月且赴清池而去。一篇身世一篇诗,旷世才气旷世姿。你的来来去去,都竟是如许美,让我不得不相信,你是一个神话,你是一个活在梦里的人!

  贺知章说你是“神仙”,可不?那“别君去兮甚么时候还,且放白鹿青崖间”的人是你吗?那“朱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寒”的人是你吗?那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彼苍揽明月”的人是你吗?

  飘飘然一副品格清高的你,让后世若干常鳞凡介都深深地自卑!六十载铺就旷世风华的你,人开初若干文人墨客竞折腰去嗅你那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的诗文!

  我说你是“狂人”。“酣饮狂歌空过活,飞扬跋扈为谁雄”,从古到今能有几个?大言“天子叫来不上船,自成爷是酒中仙”从古到今能有几个?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,从古到今能有几个?你明明不懂政治,偏去皇宫里凑热闹,还拿高力士当丫鬟使;你明知天子是君你是臣,偏人他反过来向你求师问道,被贬被黜被放逐还不罢休。你并非无自知之明,只是不想神气活现啊!这又叫开初若干在宦海中曲意奉承的小人们汗颜?!

  沉香亭里的一桶凉水把你浇醒了吗?诗,作烦了,曲儿,唱厌了,要不,咱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,江湖才是你的家啊,你的人生的版图是浪迹天涯!你太无邪了,“无法宫中妒杀人”,你不懂吗?你甘于让本身的英气埋没在胭脂粉衣里吗?于是,又是那袭长袍,又是那柄长剑,喝了最后一杯,头也不回,唱着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辚辚绝尘而去,有须发飘飘地奔向远方,连个背影、连双靴子也不留给他们!

  “处世忌太洁,至人贵藏辉”,诗后署着你的学名,我却至今不相信这是你说的,这不像你!宦海里的买空卖空,你怕了吗?乘兴而来有欲败兴而返,你绝望了吗?不,我懂你,你是累了。你不想再身不由己了,你不想再卷入白脸花脸的脚色的归纳了。玄宗很聪慧,他也懂你。他晓得,有一种欣赏和厚爱,不是占据,而是罢休。回家吧!免得这里的腌臜浑浊了你混身的灵气!

  皇宫太小了,泱泱大唐帝国太小了,由于,你是闲云中的野鹤,尘凡的一切,都在你的翅膀下边!你人生的坐标,不是大唐地图上的一个点,而是空间与时间里山山水水、朝朝暮夕无量的变幻。

  你是一汪水,如黄河之水天上来,你不甘于定水无波,挣脱重重的桎梏涌上汗青的峰巅,叹从古到今寥寂的圣贤,抖一抖衣衿,万里写入襟怀胸襟间。

  你又是一把火,如灯火辉煌不夜天,只要有甚么值得你熄灭,天地雄心,傲视群小,你就势必竭尽全力让它燎原!

  一个王朝的背影渐行渐远,你让它再风尘中鲜亮如昨,你是那乱世长歌中不朽的灵魂,唱出了若干中国文人在躯壳里压制了几千年的人品!

  “谁家玉笛暗飞声,散入东风满洛城。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宅情?”游了一辈子了,莫非你也想家了?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虎魄光。但使客人能醉客,不知哪里是家乡!”

  你说过,行之所至醉酒之处,皆非家乡!

  鹧鸪又哭了,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,哪里是归途?你懵懂了,我给你指个地儿吧,你的家乡,是羽觞里的玉轮!

  你不如就此醉着,就醉在天子的沉香亭里,待花儿都谢了,亭子也破了,这下没人来吵你了。

  你不是喜爱“忽复乘舟梦日边”吗?那就做你的梦吧,梦到江南的萧鼓声,梦到朔北战马的嘶鸣,梦回大唐,残山剩水,四处是你喝醉了酒,吐了一地的华章,散了一地的诗篇!

?

上一篇:珍爱生命的每一天

下一篇:没有了